书架
公主,还骗婚吗?
首页

38、第三十八章 (1/5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eoulgrandsale.com 新笔趣看书阁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人说, 对一个穷苦孩子最大的残忍便是,让他见过了繁华、参与了繁华,那么他会更真切地意识到自己生活的贫瘠, 会对眼前短时间内无法改变的痛苦挑剔、不甘心,而这些,皆会带来比贫穷本身更加倍的痛苦。

   此刻的我,就是那个穷孩子。而她,就是那更胜宝马雕车的繁华。

   她走后, 原本平静恬淡的生活变得索然无味。我麻木的过了不知多久, 直至再听到宫中传出来的关于她的逸闻。

   我拼尽全力地准备科试,如愿以偿, 取得功名。

   可那帘幕之后坐的却不是她。

   脑中嗡嗡片刻之后, 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。恰好天子已经转过话题, 不愿当着群臣的面处置赵怀文的妄语。反要赐官,问我意向。

   历来任命鲜少有过问仕子意见的,我却是个例外。因我是难得的三元及第, 亦可能因为我在此之前见过天子。

   她走后不久, 我就狠心又将那副画当了。我母亲姓苏,苏文渊是我祖上,那幅画是我的家传至宝。母亲将它留给我,并非指望我能将它代代相传下去。她亲历过晏守之乱,明白世事无常。但她亦知道我是个痴人, 不肯屈就、不愿转圜, 再艰难时亦为我留着这画, 是想给我走投无路时留一点傍身之物。

   当时她病重,需用贵重药材。我实在身无长物,只好将这幅画当了。孰料她醒来知晓, 十分恼怒,未与我商量,就悄悄拿她随身的那把金刀将这画换了回来。她走的那日,这画就静静躺在那张桌上。春光正好,透过轩窗投进来,将一切都染得清透明亮。我却只觉得稀薄,无法呼吸。

   除了这画和一张短短的纸笺,她什么也未留下。屋中空空荡荡,与她未来时一样。

   我连想念都觉得是虚妄。旁人思念时还能以物喻情,我能做什么?

   我又抱着那副画去当铺,将那柄金刀换了出来。我知道这么做很可笑,但如此一来,我总算还有一点念想。

   出当铺时我撞到了一个人,那人衣着虽奢却不怎么显眼,举手投足可见不凡气度。我无心与他盘桓,匆匆说了声抱歉,离开当铺。

   然而走出没有多久,我忽被一群莽汉拦住。他

38、第三十八章 (1/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