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架
贵妃只想做咸鱼(穿书)
首页

108、番外八 (1/4)

  天才一秒钟记住本网站《www.seoulgrandsale.com 新笔趣看书阁》更新最快的小说网站!

   这下也不用她催吐了, 妲殊自己扣着嗓子眼,吐得昏天地暗, 差点把肠子都给呕出来。

   司马致在一旁抱胸围看,幸灾乐祸道:“害人终害己。”

   妲殊一边呕吐,一边恶狠狠的瞪了司马致一眼:“谁害谁可不一定。”

   起初妲殊呕出来的还是食物, 到了后面吐出来的便全是血,待到太医赶到时, 妲殊已经有些脱虚了。

   太医诊断过后, 跪在地上恭声禀道:“临妃娘娘身中剧毒,已伤及五脏六腑,怕是撑不了多久了。”

   妲殊听到这句话十分满意,他撑着一口气, 对着随从挥了挥手:“将凉国使者唤来,我有遗言要说。”

   随从微微颔首,将早已候在隔壁宫殿的凉国使者叫了进来。

   司马致和沈楚楚被妲殊的迷惑行为搞懵了,合着妲殊早就准备好自己的身后事了?

   接下来妲殊的操作, 更是令两人目瞪口呆。

   凉国使者进来后,妲殊便让人现场端上来一碗清水,摆在了桌子上。

   他有气无力的抬起手,随从将早已准备好的银针拿出来,在他指尖扎了一下,一滴鲜血从指尖溢出,缓缓滴落在清水中。

   随从拿着碗走到沈楚楚身边,妲殊哼哼两声:“你手伸出来, 我用你一滴血。”

   不等沈楚楚回应,随从便缓缓执起她的手,动作温吞的在她指尖轻轻扎了一下。

   沈楚楚感觉指尖像是被蚂蚁咬了一口似的,还没反应过来,那指尖血便流淌进了清水碗中。

   两滴晕开的血液,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,渐渐融合为一团。

   司马致眯起双眸,眸底满是不解,她怎么可能和妲殊的血液混合在一起?

   沈楚楚是相夫人所生,难道相夫人年轻的时候,还曾与妲殊他爹有过什么一夜露水情缘?

   他的失神被妲殊轻飘飘的声音打断:“母皇逝世之前与我说,她十几年前在晋国游玩时,曾与一俊朗男子邂逅,诞下一女婴后,不慎遗失在寺庙外。”

   “如今我终于找到了母皇散落在外的子嗣,也算是了了母皇的心思。”

   妲殊倒吸了一口长气,说起话来似乎有些费劲:“我在前往晋国的途中,遭到大皇子,二皇子,三

108、番外八 (1/4)